栏目头部广告

赢咖2注册 <p>1月30日是大年初六,也是传统的返程高峰日,往年的这一天,各地火车站、机场早已迎来了大客流。旅客们拎着大包小包,与亲人话别拥抱。</p> <p>今年的返程路或许稍显冷清。</p> <p>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仍在继续,春节假期延长,多地高速路实行交通管制,部分列车航班停运……</p> <

1月30日是大年初六,也是传统的返程高峰日,往年的这一天,各地火车站、机场早已迎来了大客流。旅客们拎着大包小包,与亲人话别拥抱。 今年的返程路或许稍显冷清。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仍在继续,春节假期延长,多地高速路实行交通管制,部分列车航班停运…… 1月30日,铁路上海站返程客流保持低位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从铁路上海站获悉,当天该站预计发送旅客3.8万人,到达旅客12.8万人,到达旅客较去年同期减少44.1万人,下降77.5%。 与往年不一样的是,今年的返沪途中,旅客的行李箱里也许多了一包口罩、一袋蔬菜,路上需要配合几次重要的安全检查、体温检测。 以下是三名返沪者的自述,在他们眼中,今年的归途如此特殊。 虹桥火车站:见到的每个人都戴了口罩 自述人:徐灵超 我在1月30日乘坐G44次列车从杭州东出发抵达上海。发车时间是下午4点15分,考虑到我家到火车站有40公里左右车程,以往的经验是70分钟,我在2点半就出发了。平时颇为拥堵的杭州高架路似乎从未这么畅通过,45分钟后我就到达了出发厅,出发厅安检台前放着红外线测温仪,通过以后我便坐在了候车大厅内。 候车大厅内显得十分空旷,一排座椅上都基本只坐了一个人。我粗略环视了一番,等待G44次列车的旅客恐怕不超过50人。我所在的九号车厢一半是二等座,另一半是商务座。图个心理安慰,想着人少一点,我多花了点钱购买了商务座。 事实证明我浪费了钱,九号车厢除了我和另一名乘客在商务座,整个二等座车厢是空的。这是大年初六,传统意义上的春运返程高峰。 虹桥火车站测温点。自述者拍 也许是由于我搭乘的列车乘客太少,到达虹桥站后并没有排长龙量体温。很多人匆匆离开,甚至没有注意到红外测温仪的存在,多数旅客都与他人保持一个相当礼貌的距离。从杭州东站到虹桥站,我见到的每个人都戴了口罩。 虹桥火车站到达层。自述者拍 我原本打算坐地铁离开,不过在到达地铁站(一眼看过去同样没什么人)之前,我瞥了一眼出租车候车区,加上我,只有八个人在等车。根据经验,虹桥站以往等候出租车动辄一个小时。 出租车司机黄师傅说我是他今天第八单生意,他早先在市区空车开了30多公里也没有一个生意,于是又开了20公里来到了火车站排队。“蓄车区都进不来,我排了两个半小时,因为出租车太多,人太少。”黄师傅颇为无奈。 黄师傅来自几个规模较小的出租车公司,他说这几天上海的马路上人少得可怜,一整天开下来,350元份子钱和150元油钱都赚不回来。 听黄师傅说,早上八点出车后,他要先到距离自己家15公里外的公司给车子做全面消毒,随后领取口罩,才可正式开始接生意。 “我开了20多年出租车,从没见过这个阵仗,2003年非典的时候也没有。”黄师傅跟我说,他把我放下以后还要再回虹桥站排队。 浦东机场:没碰到体温异常的旅客 自述人:李佳蔚 1月30日14时许,澎湃新闻记者搭乘从西安飞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航班开始降落。 广播再次提醒旅客系好安全带,与以往不同,这次广播还会提醒所有旅客戴好口罩,切勿用手触摸眼睛、口鼻,做好防护。客舱大约坐了三分之二的人,比往年明显减少。 这趟航班提供餐食,但记者看到飞机上用餐者寥寥无几,大部分人从头至尾没有摘掉口罩。 空乘人员沿着过道依次检查,为部分旅客量体温。值得一提的是,每位旅客在飞机上还填写了一份“天富注册地址 旅客信息登记表”,其中除了个人信息,特设一栏,须填写有无湖北接触史。如果去过湖北,则需要详细写清楚,及时向空乘报告。 出航站楼前,旅客依次排队测温。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即便疫情汹汹,旅途的温度未曾减少。飞机落地后,大家纷纷有序走出机舱,口罩遮挡了每个人大半个脸,可出舱门时,彼此微笑致意的神情一点都掩盖不住。 记者看到,2020年春节假期虽有所延长,其实不少人还是选在年初六这个多年来的返程高峰日回沪。从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到达厅往外走的路上,赵先生一家三口就在这一天刚回上海,小女儿坐在婴儿车里摇摆身体。 “我之前就买了票,虽然现在可以免费退改,但我想其实今天走反倒可能人更少,就没改。”赵先生说,他们夫妻在上海工作,回沪后会先在家自我隔离一段时间。 机场大厅人们来来往往,井然有序。一名戴着口罩、手套的保洁阿姨正在大厅做消杀工作。她说,几乎每个小时都会在自己负责的区域消毒杀菌,厕所每次人员进出后也要去清洁,所有地方都很干净。她还提到,他们每天上岗前,也要先量体温,只有身体无异常症状才能上岗。 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到达厅,保洁人员正在做消毒杀菌。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2号航站楼出去前,每位旅客要先排队测温,负责测温的是红外热像仪设备,瞬时便可显示体温情况,丝毫不影响人们出站的秩序。 “滴滴滴……”一名小男孩通过时,仪器突然发出警示响声。 工作人员迅速上前,带他到旁边的医学观察点仔细复查,结果体征一切正常。 “可能是戴口罩呼气的缘故,仪器报警了。这里查得很仔细,今天我没碰到有异常的旅客。”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所有旅客可以放心来到浦东机场。 浦东机场,红外热像仪设备报警后,小男孩被带到医学观察点复查,体征一切正常。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崇启大桥收费闸口:医护人员用手把测温仪捂热 讲述人:张女士 1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,我们娘仨(我、大儿子和小女儿)从江苏通州出发开车回上海,路上并不像往年的初六一样堵,几乎一路畅通,但是很多出入口都封掉了。 直到接近崇启大桥收费闸口,车辆开始并流,我远远看到了很多穿着隔离服的医护人员,旁边车道还停着几辆私家车、医护车和警车。 因为之前有听说出入上海的闸口需要测量体温,也和孩子们说明了现在是抗疫的非常时期,我早早把车窗摇了下来,怕车内温度太高影响孩子的体温。我们多少有点紧张,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阵仗,一路上小女儿晕车了有点咳嗽,我反复叮嘱她戴好口罩。 测体温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,一辆车的四个窗口都有医护人员,摇下车窗,医护人员就会给车子里的每一个人测量体温。 医护人员的测温仪器基本上不触碰皮肤,很安全。当时可能因为室外气温太低,测温仪不灵敏,医护人员先把自己的手搓热,再将仪器捂热,一边还说不好意思。我心里突然有点发酸,感叹医护人员的辛苦和不易天富测速 。 崇启大桥收费站医护工作者给过路车辆人员测体温,受访者张女士供图 我们娘仨都测完体温,一切正常,准备出发时,一旁的医护人员贴心地提醒小女儿,口罩的金属部分要贴紧鼻梁,还叮嘱我天富官网 们回家后需要多喝热水,尽量少出门。 中午12点三刻左右,我们安全从通州抵沪。路上大约花了两个多小时,和平时所花的时间差不多,和以往的返沪路不一样的是,一路上有紧张也有温暖。 9岁的小女儿后来问我,妈妈,这些医护人员手上拿着暖宝宝,但看起来还是很冷,他们站了一整天吗? 我对女儿说,这些医护人员不仅仅是冒着寒冷在坚持工作,他们面对的是对未知的危险,还有更多的医生和护士在一线抗疫,这些医护人员舍己为人,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人。
标签: [db:TAG]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