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赢咖2注册 <p>编辑 | 山海关</p> <p>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疫情蔓延,口罩等防护物品变成了最稀缺的物资。</p> <p>这是保护一线医护免受病毒侵蚀,能够持续“战斗”的保护伞。而口罩等防护物资准确、快速地到达医护人员手中,这背后有无数人付出。</p> <p>我们跟这群人聊了聊,以下是他们的自述:&

编辑 | 山海关 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疫情蔓延,口罩等防护物品变成了最稀缺的物资。 这是保护一线医护免受病毒侵蚀,能够持续“战斗”的保护伞。而口罩等防护物资准确、快速地到达医护人员手中,这背后有无数人付出。 我们跟这群人聊了聊,以下是他们的自述: 01 我是在美武汉人, 我们都有一颗想要帮忙的心 口述人:以之,美国芝加哥 我叫以之,武汉人,在美国上的大学,今年是在芝加哥全职工作的第一年。 一直在关注家乡的疫情。1月20日左右,我就在亚马逊上看口罩,发现口罩货源还是挺足的,就想购买一些物资,运送到武汉,大概在1月23号,我就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微信群。 微信群陆陆续续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加进来,大多数人都是有一颗想要帮忙的心,但不知道从哪儿帮起。后来我们就商量进行分工,募集资金之后,有专门的人分别对接国内的医生、物流以及北美的供应商,也都分别建立了群,方便对接物资的时候能直接联系上,就这样运作起来了,把一些货物通过飞机货运途径运到国内。 除此之外,我们对接了武汉其他高校的校友会,给他们提供物资信息,提供物流渠道,或者是直接搭着我们的顺风车一起回去。 因为很多物资稀缺,只能想办法打通上游的供货渠道。比如3M口罩,制造商会把货直接卖给批发商,批发商再卖给零售店。如果从零售端买,药妆店里每人限购一盒N95口罩,所以我们得一个一个去联系批发商。 国内医院对口罩标准有要求,但每个批发商那边规格都不同,需要打电话确认,这个工作基本上是美国圣母大学的学生志愿者在做。 我们物资都是在正规厂家买的,国内要求要具备三证,其中有一个医疗器械证,但像护目镜这种根本没什么医疗作用,更多是防护作用,搞这个证特天富开户 别难。但如果弄不到证就又要交税。本身护目镜这个物资就很费钱,美国的货又比中国贵好多倍,这对我们来说压力非常大。 现在,我们自己购买并且运送150个护目镜,1500套防护服到发热门诊医院,还帮助别人运送了5万个口罩。 现在我们和芝加哥地区其他一些校友会一起,大概有四五万美金的筹款,这两天又下单好几批护目镜,物资比较稀缺,不管怎样先下单,航班还没有确定。之后会运到武汉协和,在未来一段时间,协和是我们的定点供应医院,到时候协和那边的志愿者直接在上海去接货就可以了。 为了速度更快,我们都是走的飞机货运,一天就到了,加上清关,大概要花两三天的时间。虽然运费更贵,但我们觉得这样更值得,也更好跟踪,更透明,直接在手机app上面都能跟踪到物资到哪里。 02 司机和志愿者的防疫都是自行解决 捐赠的口罩一个都不能少 口述人:未央,湖北麻城 我是黄冈地区麻城的志愿者未央,11月中旬我从上海回到麻城,眼见着疫情越来越严重,大家都想做点什么。 我加入“燃灯计划”(湖北志愿者组织,救助武汉周边的医院)群不太久,当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就看到群里有5万个医用外科口罩卡在了运输上。 物资是志愿者之前联系好的,深圳市工业设计协会的捐赠,已经付款了,也确定好了大致的捐赠方向。这个口罩厂家第二天就要被政府接管了,我们想尽快把物资托运回来。因为省内地县医院防疫物资都非常紧缺,尽快送去物资,让在前线医院的医生少一分风险。对捐赠人来说,这笔款尽快落实到位也对他们是一种鼓励。 当天晚上,就有志愿者打算开车去抢运,但问题是关卡重重,车子开不出来。沟通下来,首先要解决通行证的问题,因为涉及到跨市运输,证办不出来,各地封村封桥封路几乎寸步难行。于是在燃灯计划群里,大家最后达成共识,谁能派车辆去,谁就多运一点出来。 当时,我们麻城疫情非常紧急,那两天新增确诊病例都在四五十个,物资很缺,属于严重被忽视的偏远地区。 所以我就尝试联系了麻城第二人民医院相关人员,他立刻回复医院可以协助办理通行证,但是车辆无法安排,我就发动我的亲友们,一起帮忙寻找车辆,最终自费找到了一辆车。 第二天早上7点半我出门,因为路上有封路,先步行了一段,8点钟和司机会合,8点半在麻城防疫指挥部办好了手续,出发了。 到潜江工厂顺利提了口罩,回来路上在服务区恰巧遇到麻城第二人民医院去仙桃接人的车子,我就直接交接给他们7000个口罩。一路回来,在红安收费站,当地志愿者又取走了3000个口罩。 志愿者在高速服务区给麻城第二人民医院转交口罩(受访者供图) 当天路上的路况并不是很好,仙桃和潜江那边的高速上,外面下着雨,温度比较低,司机都开空调,结果我们停车测体温的时候,体温都有点超标了,等了好几分钟才回到正常状态。 到后面就不敢开空调,或者是看到有收费站就赶紧提前开窗,让体温尽快降下来,不耽误时间。 剩下的口罩,我们送到了麻城商贸城,这是黄冈志愿者组长自家亲戚的仓库,这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。后来验收的时候,院长和书记亲自来参与交接,他们之前用的都是普通口罩。 其实在整个捐助过程中,志愿者还是很辛苦的,赠的口罩一个都不能少,司机和志愿者的防疫都是自行解决的。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、有精力、又愿意冒着感染的风险去当志愿者,之前一个武汉的物流志愿者因为感染去世,我们都觉得痛心。 但是还是很想说,湖北地县级医院还非常需要物资支援,一线医生很辛苦,请把视线更多地给到他们。 03 当时没有特别搜罗医院 哪个医院最急我就给谁弄物资 口述人:李阳,广东深圳 我在深圳的教育机构工作,因为自己是孝感人,武大毕业,在这里还有很多亲人,所以很关注这次疫情。 本来预计1月22日回老家过年,到1月20号,因为武汉爆出来确诊病例多了,就决定不回去了。后来家里也有亲人确诊了。 虽然我人不在家乡,但还是想着要帮一下家乡的那些医院。孝感跟武汉离得太近,来往的人太多,尤其是县里、村里的人意识会更差,治疗条件非常有限,确诊的人肯定会更多。 大概从大年初一(1月25日)开始帮大家找物资,本来想拉个群,后来想自己一个人可能速度会更快一些,于是决定了自己直接对接,能帮到几个就帮几个。 那天早上,我发一个朋友圈,孝感物资也很缺,希望如果大家有物资,可以直接对接天富注册 过来。之后收到了很多回复的信息。 比方说微信上看到一些物资的消息,就会发给我让我联系一下。或者告诉我说,我有朋友在哪,你可以对接物资。还有一些国外的朋友,帮忙看海外哪里有渠道能买到。 后来加入了一些群,有个武汉运输物资对接群里会有很多司机志愿者帮忙。那时候因为武汉有一些工程,我妈妈的机动车也不让走了,他们就帮忙送物资。 那几天就是一下子感觉到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温暖。一下子感觉到,原来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做这件事情。 刚开始的时候物资可以直接捐给医院。孝感中心医院是孝感最好的医院,我就想首先保障他们的物资,后来我朋友说,微博流传的用那个文件袋做口罩的医院是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,我就想着他们可能也很缺,又帮他们弄了一些。 当时有一个捐赠者和我对接一批军用护目镜,问符合不符合标准,我问对接的医生,结果他说,我们从来没有用过护目镜,也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标准,我们这边的医生都是带着泳镜的。 有些医院ICU里面只有2件防护服,只能大家消毒换着穿。不过没办法,当时我们也找不到防护服,而且价格很高,愿意捐助防护服的人并没有那么多,看了非常心酸。 所以当时也没有特别搜罗医院,一会儿这个医院好像特别缺什么东西,然后又冒出来那个医院说也特别缺,哪个医院最急我就给谁弄物资。 那时候所有的医院也都挺懵的,有时候晚上九十点还在对接物资。 我最近对接的那个医院,我跟他们对接物资的工作人员说,你的口罩需求量是多少?防护服要多少?她说,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多少,那要不然口罩200,防护服500吧。 我说,你要的口罩比防护服还少,这个量级不太对,我可以帮你们多要一些。她当时就说,也想给其他医院留一点,不要在他们这里放太多。我觉得也是挺好的,以前他们确实也没接触过这些,不了解也很正常。 现在物资还是很紧缺,还是希望大家持续关注。 04 我希望姐姐在前线平平安安 口述人:阿南,江苏盐城 我的姐姐是发热门诊的护士,有7年的工作经验。2月2号她去了武汉支援,我作为医务人员家属,帮老家的医院筹集口罩。 在姐姐去武汉之前,我其实就已经开始帮姐姐的同事们买口罩了。因为我在韩国读书工作,那边有不少朋友能帮忙。 当时,我大概算了下人数,立即找了韩国的同学帮忙去买。同学找到了两种口罩,都符合国内N95标准,算下来价格也就6块和9块,2500个口罩,算上运费才19000多元。 就这样,我很幸运地买到了第一批便宜口罩,1月21号发的货。 发货那两天,新闻只说新冠肺炎在武汉。不过没多久,我们也被告知不能出门了,后来小区门口进出都要测量体温,这时候,我也意识到事情比较严重。 26号口罩包裹到了,父亲开车带我出去,路上已经没什么车辆,路上我不停地给姐姐同事发消息通知,然后寻找合适的送达地点。 受访者供图 这批口罩我都是免费送出去的。医护人员在一线工作,物资不够只能戴一次性医用口罩,万一感染了多危险,而且还有很多是妈妈,我就想,能帮就帮,先让他们用起来。 第一批口罩还没到的时候,我就着手买第二批了。那会儿韩国的口罩也涨价了,而且也变得难买起来,通过同学的关系总算买到了6000多个,花了大概8万块钱。 后面再买第三批,就非常非常困难了,韩国规定,每人只能凭借身份证购买,最多只能买6只,而且单价要2天富娱乐注册0多块钱,比之前贵了三四倍,同学拉了他所有朋友去帮我买,但也只能凑到几盒,这根本不能解决什么问题。 2月1号,口罩又到货了,但谁都不敢出门了。所以我就按照需要的医院科室,把口罩分装成小袋,再找顺丰寄出去。 寄完件回家,手机上多了不少消息,有的是朋友安慰我不要为姐姐担心,有的是几个医院科室的医生,他们主动把钱转给了我,我也没算过收了多少钱。 还有自称是政府的人,让我帮忙购买物资,包括慈善部门和好心人,打算认领我买的口罩。不过我都拒绝了,一是我的能力有限,确实没法买到大批量物资,二是看了最近的消息后,我也不太放心,我没法确认对方是不是善良,如果他们拿到了口罩,又没送到该需要的人手里,这违背了我和帮助我的同学的意愿。 现在韩国的KF94口罩已经涨到了50一个,我还在联系国外朋友,想再试试找一些便宜物资。我希望姐姐在前线平平安安。 05 一线医生没有口罩和防护服 就是在拿身体肉搏 海钧,湖北黄冈 我是我们医院的产科主任,之前因为有一个孕妇发热,呼吸内科床位非常紧张,所以她就被送到我们产科。 后来因为很多医护感染,医院安排大家做肺部CT,做完我同事就告诉我,你有了,也就是说有问题。 当时吓死了,好在两天之后再复查,发现肺部CT没有加重,就有一些感冒的症状,稍微松了一口气,然后我就在家,自己吃药隔离,自己调理。 后来,看到我们医护人员用文件夹做面瓶,然后防护服又很缺很缺,没有N95口罩,我就觉得要做点什么。 我自己经过几天在家隔离,发现家人身体也都没什么问题,医院也不让我上班了,所以我自己就戴着口罩,做好隔离措施,到处跑物资。 我们多次往返于武汉以及周边的城市之间,去拉口罩和防护服,有一次我们从孝感回来已经凌晨三点钟了,在高速公路上,车子都快坏了,只能跑60迈,当时我们的急得不得了。这几乎是我们每天的常态,因为防护服太紧缺了,我们必须去拉。 现在我们一线口罩还是很缺,大部分是那种普通外科医用口罩,根本起不到防护作用,还有防护服也很紧缺。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以之、未央、李阳、阿南、海钧均为化名)
标签: [db:TAG]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